Home 专家文章

徐高:疫情市场影响的长短期辨析

发表于 2020-02-03    来源于:徐高

 

  • 疫情在短期内对经济和市场的冲击不会小,但其影响向长期传导的三条路径(预期、流动性和杠杆交易)都可以被政策阻断。
  • 疫情的爆发并不会在我国引发债务危机;我国服务业占比的上升反而可以缓和疫情对经济的冲击。
  • 对于投资者来说,怕的不是能算清楚的短期损失,而是算不清楚的长期风险。由于疫情的影响可以被控制在短期,在短期调整之后,A股市场的风险可控,投资者没有必要太过恐慌。

 

在春节休市10天之后,A股市场于23日开市。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仍在发展期,外围股市在春节期间因疫情明显下挫的情况下,A股开市之后的短期走弱应该是难以避免的。但在宏观和金融政策的应对之下,疫情对市场的冲击应该会局限在短期,市场的长期风险可控。


一、A股开市后面临短期下行压力


首先需要明确一点,尽管各方对是否应该继续延长休市时间有争论,23日开市是合理的选择。市场本身是信息传递和加总的场所。通过大量的交易,分散的信息可以快速进入市场,为各方所用。目前,国家已经有了比较清晰透明的疫情信息发布机制。如果有来自于市场的信息作为佐证,官方数据的可信度会更高,从而更容易引导市场预期。此外,市场的连续交易本身就是金融风险化解机制。投资者只有通过交易才可以对冲风险。市场如果暂停交易,看起来似乎会让市场免受外界冲击的影响,但其实是在累积压力。这种压力如果集中爆发,造成的危害会更大。


毫无疑问,肺炎疫情在春节假期的爆发是超预期的负面事件。受这一事件的冲击,A股市场开市之后应该会面临比较强的下行压力。毕竟,出了这么大的超预期事件,市场价格如果不反应,那就不能称其为市场了。在A股春节休市的时候,外围股市已经因为疫情爆发而明显下挫。与A股市场走势高度相关的富时中国A50指数期货在春节期间累计下跌超过7%。根据历史数据估算,A50指数期货与上证综指之间的弹性约为1——A501%,上证综指也会跌1%。当然,由于下文将会分析到的一些对冲政策,A股开盘之后的跌幅未必有那么大,但相当幅度的下跌应该是难免的。


不过,A股开市之后的第一波下跌更多是市场对前期信息的滞后反应,并没有那么重要。对投资者来说,关键在于把握经济和市场的中长期走势。在之前发表的《疫情经济影响的两条分析原则》一文中,笔者提出要分析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需要坚持两条原则:其一是要把政策对疫情的应对纳入考虑;其二是要区分疫情的短期影响和长期影响。在分析疫情对市场的影响时,这两条原则也适用。


就短期来说,疫情对经济活动的抑制作用十分明显。餐饮、旅游、娱乐等行业已经遭受重创,春节假期的延长也对其他行业的生产活动带来了不利影响。但由于疫情终究还是会过去的,这些直接损失只会局限在短期,其影响是可算的,也可以在未来加以弥补。


二、短期冲击向长期传导的三条路径


市场对疫情的反应有多大,关键取决于政策能否有效防止疫情的外生冲击在经济和市场内部传播和放大。如果传导路径阻断不了,疫情的影响就会长期化,对经济和市场的冲击会远大于短期内的直接损失。而在疫情影响向长期传导的三条可能路径上,都有相应的政策应可以预期或是正在落地。这应该可以阻断传导,让疫情对市场的冲击只停留在短期。


传导路径之一是预期。疫情如果严重削弱了各方对中国经济和市场的信心,就会抑制经济中的消费意愿和投资意愿,从而带来悲观预期的自我实现。不过,相信疫情发展得到控制之后,政府的工作重心会从抗疫转向经济工作,着力对冲疫情对经济造成的不利影响。今年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收官之年。相信政府不会因为疫情的爆发就放弃这一目标,而会通过对小康社会目标的重申来给出“定心丸”,维护各方的信心。


传导路径之二是流动性。在疫情的短期冲击之下,实体企业的资金链会面临很大考验,甚至可能演变成大面积的流动性危机。如果企业因此而大量倒闭,那么疫情就会成为萧条的触发因素,最终造成远远大于短期冲击的危害。显然,这一风险已经为决策者所关注到。在21日人民银行会同财政部、银保监会、证监会和外汇局联合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强化金融支持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通知》中,第一部分就明确提出要“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加大货币信贷支持力度”,要求对那些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企业,金融机构不得盲目抽贷、断贷、压贷,对因受疫情严重影响而还款困难的企业,可以展期或续贷。22日,人民银行也宣布将在23日通过公开市场操作投放1.2万亿元的流动性,让“银行体系整体流动性比去年同期多9000亿元”。相信在这些措施可以阻断疫情向流动性危机的传导。


传导路径之三在A股市场中,是疫情冲击带来股票市场中杠杆交易的快速解杠杆,从而对严重冲击金融体系的可能。在2015年“股灾”时,以及2018年下半年,就发生过两融业务和股权质押业务的快速解杠杆,令市场急跌,最终威胁了金融稳定。从数据上来看,目前A股融资余额占全市场流通总市值的比重约1.7%,远低于“股灾”时3.3.%的水平。目前A股市场股票质押的余额也已经较峰值时下降了45%以上。在22日证监会相关部门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也专门回答了这方面的问题。从融资业务和股权质押的数量,以及政策应对来看,这两项业务因为疫情冲击而再发生急剧解杠杆的风险很低。这将阻断疫情影响在资本市场中的传导。


三、被过虑的债务危机和服务业占比


在以上三条传导路径被有效阻断的前提下,疫情对经济和市场的影响可以被局限在短期。但除了以上三条路径外,还有两条被有些人所忧虑,但其实并不成立的路径也需要说一说。


有人可能会担心疫情的爆发会引发债务危机——但事实并非如此。目前,我国债务占GDP比例约260%,比“非典”爆发时的水平高出了110个百分点。不过,在债务规模上升的同时,我国的资产也在增加。因此,不管我国整体,还是经济中的各个部门,资产负债表都相当健康。疫情可能会带来流动性危机,但不会带来债务危机。要论引发债务危机,过去两年过于严厉的去杠杆政策是远大于疫情的威胁。


有人还担心,当前我国服务业占GDP比重远高于十多年前,所以肺炎疫情的冲击会大于“非典”的冲击——但数据显示的结果并非如此。确实,2019年服务业占我国GDP54%,比例明显高于2003年的42%。但看看增长率的数字可以发现结论其实不是如想当然的那样。在2003年“非典”爆发的2季度,单季GDP增速比1季度低了约1.9个百分点(因为当年1季度GDP增速处在反常的高位,所以这1.9个百分点的降幅也不能都算在“非典”头上)。其中,有0.9个百分点是受工业部门的拖累。受“非典”冲击严重的交运和餐饮住宿行业,对GDP增速的拖累加起来只有0.4个百分点。服务业中的批发零售行业在2季度的增速反而还高于1季度。数据显示,在“非典”冲击下,工业的减速幅度大于服务业,对经济增长的拖累也大于后者。如果“非典”的经验可资参考的话,当前我国更高的服务业占比反而会缓和疫情对经济增长的冲击。(图表1

 

四、小结


对于投资者来说,怕的不是能算清楚的短期损失,而是算不清楚的长期风险。从以上的分析应该可以看出,在当前的政策应对之下,疫情在短期内对经济和市场的冲击虽然可能不小,但其影响可以被控制在短期。这意味着在短期调整之后,A股市场的风险可控,投资者没有必要太过恐慌。当然,疫情对市场的影响能有多大,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疫情的发展什么时候得到控制。这是投资者需要高度关注的地方。但即使疫情的发展期略长于预期,以上的逻辑仍然成立——只要政策应对得当,疫情持续时间长短带来的只是短期损失大小的差别。(完)


★★澳门赌博官网平台-澳门网上赌博官网注册-线上赌博官网登录-中国专业经济论坛

      <kbd id='IQ2QSp5tQ'></kbd><address id='IQ2QSp5tQ'><style id='IQ2QSp5tQ'></style></address><button id='IQ2QSp5tQ'></button>

              <kbd id='IQ2QSp5tQ'></kbd><address id='IQ2QSp5tQ'><style id='IQ2QSp5tQ'></style></address><button id='IQ2QSp5tQ'></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