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李迅雷:内修外练 提升实力 ——对中美经贸协议的思考

发表于 2020-01-21    来源于:李迅雷

美国当地时间115日,中美签署了第一阶段的经贸协议。我们认为,理解此次协议签订,不能仅仅以短期利益来衡量得失,更应该从长期的、多方面的发展大局出发来看待问题。


摘要


1、经贸协议终落地:“6+1”框架。中美经贸协议文本包括8个章节,涉及知识产权、技术转让、食品和农产品贸易、金融服务、宏观经济政策和汇率问题、扩大贸易等6大领域问题,外加1个双边评估和争端解决机制说明。所以整体来看,还是“6+1”的协议框架。


2、着眼大局:避免全面恶化,争取发展时间。2019年中美贸易量负增长的幅度创中国入世以来最大记录,全球贸易总量也再现负增长。经贸领域的摩擦,也在逐渐向政治、军事、外交、国际事务等诸多领域扩散。协议的签订,有利于改变两国各方面关系持续恶化的局面,也可为我国经济发展和转型提供稳定的外部环境,赢得更多的时间。


3、内修自身:坚守市场化方向,深化改革开放。我们认为近40年我国取得举世瞩目经济成就的最重要原因有三点:一是经济建设为中心;二是坚持市场化的改革方向,激发经济主体活力;三是不断扩大开放,跟上了世界的前进步伐。本次中美经贸协议涉及的诸多条款,其实也符合我们改革开放方向。在经贸协议签署之前,很多改革开放的相关措施,我们出于自身发展需要的考虑,已经在陆续推进。


4、竞争关系仍存:做好自己,何惧之有?从长远来看,大国关系中竞争性的一面仍会客观存在。只要内部我们继续坚定不移的沿着市场化的方向走,继续财政、土地、金融、国企等诸多领域的“深水区”改革,扩大对外开放、参与到国际竞争中去,不仅能够解决我国当前面临的经济发展困难,也会在国际上赢得更多的支持声音。做好自己的事,就没什么可怕的!


经贸协议终落地:“6+1”框架


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涵盖范围较广,文本包括8个章节,涉及知识产权、技术转让、食品和农产品贸易、金融服务、宏观经济政策和汇率问题、扩大贸易等6大领域问题,外加1个双边评估和争端解决机制说明。所以整体来看,还是“6+1”的协议框架。

一是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协议要求双方建立一个有效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完善相关法律法规,确保在侵权行为发生时能够紧急应对。协议还对打击盗版、整治电商平台侵权等方面做了要求。


二是技术转让强调自愿原则。有关技术转让方面的法律条款,应该对所有企业一视同仁,执行过程要透明化,并且技术转让要遵循自愿原则。例如利用市场准入、行政许可等方式要求技术转让的情况,将不再被允许。


三是放开农产品准入。要求放开食品和农产品的准入,准入产品附录分列为十七个部分,包括乳品和婴幼儿配方乳粉、禽肉、牛肉、活种牛、猪肉、禽肉和加工肉类、水产品、大米、植物、干酒精糟、宠物食品、动物饲料等。


四是开放金融服务。放开包括银行、信用评级、电子支付、金融资产管理、保险在内的金融服务准入,其中部分领域给出了具体的时间表,比如证券领域,中国不迟于202041日,取消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并允许美国独资券商、基金进场。

五是汇率政策透明化。双方对汇率政策做出三个方面的规定,第一是双方避免竞争性贬值,不故意操纵汇率。第二是提高汇率政策透明度,按国际惯例定期公布相关数据。第三是如果遇到汇率问题纠纷,应该通过IMF及双边争端解决机构进行协调解决。


六是扩大贸易。加强从美国进口,未来两年进口增量不少于2000亿美元。中国承诺2020-2021年,在2017年的基数之上,扩大从美国进口不少于2000亿美元,其中制成品777亿美元、农产品320亿美元、能源产品524亿美元、服务379亿美元。

在双边评估和争端解决机制方面,双方同意建立“贸易框架小组”,由中方分管副总理和美方贸易代表牵头,每6个月举行会议一次,推进协议的落实;恢复宏观经济会议,由中方分管副总理和美国财政部长牵头,定期举行会议,讨论综合性经济问题;各自设立“双边评估和争端解决办公室”,分别由中方指定副部长和美方副贸易代表牵头,负责处理日常工作和争端解决。


着眼大局:避免全面恶化,争取发展时间


我们认为本次经贸协议的签订,一个非常重要的意义在于,阻止中美之间各方面关系出现进一步恶化。


稳定的中美经贸关系,对全球经济都是有好处的。中美作为全球前两大经济体,GDP总量占全球近40%,货物出口量占全球近25%,两国共同主导着全球经济的走势。尤其是中国经济一直维持高速增长,过去10年贡献了全球1/3的经济增量,成为驱动全球经济的最重要边际力量。所以中美之间的经贸关系一旦不稳定,对于本身就脆弱的全球经济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2018年以来,全球经济贸易就在大幅降温,2019年全球商品出口再现负增长,全球GDP增速创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低,背后和两大经济体之间的经贸摩擦不无联系。

就中美两国而言,彼此经济、贸易也高度依赖对方,存在必须进行合作的基础。美国的主要出口品中,大豆对中国市场的依赖程度接近50%,飞机接近30%,汽车20%,半导体、测控设备、塑料、医疗设备、化工产品的依赖程度也都在10%附近。主要进口产品中,玩具进口对中国的依赖程度接近80%,电脑66%,家具56%,家用和厨房用具48%,通信设备45%,电视机42%,服装接近30%

而中国的主要出口品中,玩具对美国市场的依赖程度高达34%,家具33%,鞋靴、机械、皮革、车辆及零部件、纺织服装、塑料制品的依赖程度都在20%以上。主要进口品中,飞机对美国来源的依赖程度达到55%,油籽33%,木浆及纸制品、杂项化学制品、车辆及零部件都在20%附近。

 

由于双边进出口体量巨大,可以说中美任何一方在短时间内减少从另一方的进口的话,出口一方生产就会受到影响,而进口一方通胀也会受影响。根据中国海关的统计数据,受互相加征关税的影响,2019年我国对美国出口量萎缩了12.5%,从美国进口量萎缩了21%,负增长的幅度创中国入世以来最大记录,给两国诸多经济领域都带来了负面影响。

此外,经贸合作是中美关系的压舱石,如果经贸领域出现持续摩擦,其实也会波及到政治、军事、外交、国际事务等诸多其他领域,这些在去年已经有所体现。


所以理解此次中美经贸协议的签订,不能仅仅以短期的利益来衡量得失,而应该从长远的发展大局出发看待问题。协议的签订,有利于改变两国各方面关系持续恶化的局面,也可以为我国经济发展和转型提供稳定的外部环境,赢得更多的时间。

 

内修自身:坚守市场化方向,深化改革开放

 

去年国庆的时候,我们对我国过去70年的经济增长经验做了总结,认为后40年取得举世瞩目的经济成就的最重要原因有三点:一是坚持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二是坚持市场化的改革方向,激发了经济主体的活力;三是不断扩大开放,跟上了世界的前进步伐。


尽管改革开放前我国也有人口红利的优势,但当时有接近80%的人口仍集中生活在农村地区,从事着低效率的农业生产活动;而改革开放以后,随着生产力的解放,民营企业的兴起,我国第一产业就业人口占比大幅下降,农村剩余劳动力大量转移到城市,城镇化和工业化快速推进,劳动力的成本优势才得以充分发挥。


所以与其说人口红利成就了中国的高增长,不如说市场化的制度改革,使我国固有的人口红利得以释放。“素材”就在那里,绘画出怎么样的作品,还要看如何运笔组织。

 

另外,放在成百上千年的时间维度上看,我国经济本来是领先于全球的,但工业革命以后逐渐走向衰落。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工业革命之前的经济增长中,人口数量的多少至关重要,因为每个人从事生产的效率相差不是很大。但工业革命以后,机器逐渐取代了人工,大幅度提高了人力生产的效率,使得人口数量不再成为经济增长的制约。而当时我国清王朝实行闭关锁国的政策,在技术上逐渐落后于西方,也远远落后于时代的步伐。


而上世纪80年代以来实行的对外开放政策,则是几百年来我国再一次自主对外敞开“大门”。我国在分享自己的市场的同时,也享有了全球的市场,像华为这种企业才能在全球赚取收入。可以说,对外开放让我们深度参与到全球的竞争和合作当中去,跟上技术进步和时代变革的步伐,并且能在诸多领域领先全球。

 

而我国经济发展至今,当前面临的经济问题决定了,唯有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才能激发经济新的活力。从长周期来看,我国劳动年龄人口已经连续多年负增长,随着第一代“婴儿潮”的陆续退休,未来我国的人口形势将更加严峻,廉价劳动力发展的优势将逐渐消失。从短周期来看,过去十多年需求端不断刺激的结果是,我国债务问题依然非常凸显,房地产泡沫问题严重,很难再通过房地产和基建的强刺激模式来拉动经济。而解决这些困局的唯一出路是进一步推动改革开放,推动技术的进步和经济效率的提升。


本次中美经贸协议涉及的诸多条款内容,其实也是符合我们改革开放的方向的。例如加强知识产权的保护,看似短期会对一些经济主体带来一定冲击,但从长期视角看,知识产权保护对于国内的技术创新、乃至经济转型都意义重大。没有对创新成果的足够保护,谁还会去大量投入资源、甘冒失败风险去创新呢?再比如服务业的对外开放,也有助于增加国内服务业的竞争压力,提升经济增长的效率。其实在经贸协议签署之前,很多改革开放的相关措施,我们出于自身发展需要的考虑,已经在陆续推进。


竞争关系仍存:做好自己,何惧之有


尽管中美之间签署了经贸协议,但我们也不应过于乐观,从长远来看,大国之间的竞争关系仍是客观存在的。上世纪80年代,日本经济体量与美国之间的差距逐渐缩小时,美日之间的贸易问题也一度成为焦点。当前中国经济体量已经达到美国的60%以上,且对美贸易顺差较大,很容易成为美国关注的重点。


而且从本质上来说,美国本轮发起对华贸易纠纷,其实是美国内部矛盾激化到一定程度的体现。尤其是美国当前的贫富差距再度达到了历史高点,前些年的“占领华尔街”、以及2016年特朗普的当选,都是美国内部矛盾的体现。所谓的贸易顺差拿走美国就业的说法,其实就是美国部分政治家利用其内部矛盾、获取政治选举资源的一个“口号”而已。而美国的贫富分化很难逆转,意味着其内部矛盾依然会延续,且内部矛盾很容易被利用、转移到外部来,我们不可不防。


此外,我国诸多领域技术进步到一定阶段,也很容易引起美国一些政治、商业集团的关注,技术、军事等领域的竞争依然会持续。本次中美协议尽管签订,但是之前加征的关税并不会立即全部取消,技术领域的诸多限制也还存在,对未来两国关系中偏竞争性的一面,不可低估。

 

所以从去年到现在我们对中美关系的判断就是,短期不悲观,长期不乐观。这种外部形势看似不确定性很大,但其实仔细想想,又是相对确定的,最关键的还是我们内部怎么做。只要内部我们继续坚定不移的沿着市场化的方向走,继续财政、土地、金融、国企等诸多领域的“深水区”改革,扩大对外开放、参与到国际竞争中去,不仅能够解决我国当前面临的经济发展困难,也会在国际上赢得更多的支持声音。做好自己的事,就没什么可怕的!


最近两年在“新发展理念”的指导下,我国对外开放的举措已经在加快推进,资本市场、土地、国企改革的措施也在逐渐落地,对新经济、新动能的支持力度也在加大。所以从投资的角度看,与其去期待“虚无缥缈”的所谓“周期企稳”,不如多期待积极政策支持下的“新经济”。


风险提示:政策变动、经济下行。


★★澳门赌博官网平台-澳门网上赌博官网注册-线上赌博官网登录-中国专业经济论坛

      <kbd id='IQ2QSp5tQ'></kbd><address id='IQ2QSp5tQ'><style id='IQ2QSp5tQ'></style></address><button id='IQ2QSp5tQ'></button>

              <kbd id='IQ2QSp5tQ'></kbd><address id='IQ2QSp5tQ'><style id='IQ2QSp5tQ'></style></address><button id='IQ2QSp5tQ'></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