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张岸元:据说贸易战没有赢家

发表于 2019-07-21    来源于:张岸元

张岸元中信建投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去年76日第一笔加征关税落地至今已经满一年,期间,中美贸易磋商一波三折,发生了不少至今令人费解的事情。这些短期的事件不是大国博弈的宏大历史叙事所能够解释的。专业的事情需要专业对待,虽然这些算数的工作繁琐乏味,不若那些气势磅礴的口水话吸人眼球。


一、中方买了多少单?


特朗普总统的关税思维,与加征关税福利影响的教科书逻辑完全不同,完全“政治不正确”。他坚信他是贸易战赢家,坚信加征关税是美国经济的伟大成就,坚信联邦财政凭空白捞了一大笔关税收入,坚信是中国为此买了单。在近期的一篇推特中,他更是明确指出了背后的机制,即,“中国是通过贬值和倾销支付的关税”(These Tariffs are paid by China devaluing & pumping)——我猜最后一个单词“Pumping”可能是“Dumping”,总统也许笔误了。


兹事体大,不能含糊。如果一年来,果真是中国人一直在买单,那不仅国际贸易理论与实务教科书要重写,中方也有必要检视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好在弄清楚这件事并不难,只要考察加征关税一年以来,美国进口的中国商品以美元计的到岸价变化情况即可。总统设想的完美场景是:到岸价降幅大于或等于加征关税的税率;加征关税,联邦财政获得关税收入,美国进口商完税后恰好还是原价进货。对此,需要数据验证。


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USITC)官方网站提供有美国海关HTS8口径统计的进口金额和进口数量月度详细数据。基于此,我们可以构建关税清单所涉及产品的价格指数,通过价格指数加征关税前后的比较,可以得出明确、不含混的结论。


这一工作相当繁琐。小品种商品进口金额和进口数量波动较大,容易扰动拟构建的价格指数,因此需要剔除。我们选取1亿美元进口金额以上的品种纳入指数。将样本每月进口金额与进口数量相除,得出月度产品价格;以每月该产品进口金额为权重,加权平均得出每月价格指数;最后,将关税落地月的价格设为100进行标准化,其他月份的价格指数以月度价格除以基准月价格计算。结果我们发现:


对于去年76日落地的加征25%关税的34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而言,迄今为止的月度价格指数算术均值为98,较关税落地前的6月下降15%


对于去年823日落地的加征25%关税的16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而言,迄今为止的月度价格指数算术均值为101,较关税落地前的7月下降12%


对于去年91日落地的加征10%关税的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而言,迄今为止的月度价格指数算术均值为95,较落地前的8月下降4%


因此总的结论是:去年以来,中国出口商通过到岸价下跌,约承担了不到一半的加征关税,美国进口商约承担了另外一半。在美国因此新增关税收入中,约一半来自中国。特朗普总统的关税逻辑,有一半得到了数据支撑。


数据说明:对于去年76日第一期落地的340亿美元价格指数,剔除了异常值的818个品种中最大的42个品种。样本数量约占总样本的5%,金额占总样本进口金额的36%


对于去年823日第二期落地的160亿美元价格指数,剔除了异常值的284个品种中最大的25个品种,样本数量约占总样本数量9%,金额占总样本进口金额的61%


对于去年91日第三期落地的2000亿美元价格指数,剔除了异常值的6031个品种中最大的264个品种,样本数量约占总样本数量4%,金额占总样本进口金额的50%


至于贸易战一年来,中国输美商品的价格下跌,是否由于人民币贬值和倾销所致,则没有明确结论。虽然去年全年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有近10%的贬值,但关税落地的下半年,汇率变化不大。我国提高部分出口商品退税率政策发生在去年11月,对此前的价格下跌同样没有解释力。


在以直接税为主的美国,通过关税这样的间接税方式获得财政收入,对于急于填补赤字的联邦财政来说,有重要的现实意义,更何况其中有一半由外国人承担。这可能是特朗普总统毫不忌惮动用关税武器扫荡诸国的动机之一。


二、不能考虑贬值和提高出口退税率对冲


以上结论对于当下中美贸易谈判的政策含义显而易见,即,中方不能急于实施任何旨在压低输美商品到岸美元价的对冲政策。否则贸易战就有赢家,加征关税就不是双刃剑,美方就不仅不会悬崖勒马,反而要变本加厉。试想,既然加征关税没有任何损失,联邦财政反而白捞了一大笔钱,我凭什么在谈判中给你面子?


至少谈判过程中,不要考虑动用汇率和其他财政手段对冲加征关税对我国经济的负面影响。贬值相当于把中国部分商品无偿送给美国。提高退税率更不可取。该政策旨在帮助中国企业提升出口价格竞争力,维持在美国的市场份额。坏处是:减少了美国企业和消费者的福利损失,缓解了特朗普政府加征关税政策的国内压力。美国加征关税,获得关税收入;我国提高出口退税率,减少财政收入。整个过程的理论标准利益流向是:我国财政到中国企业、中国企业到美国企业和消费者、美国企业和消费者到美国财政。略过中美两国企业和消费者中间环节,中美间的收入分配格局变化,主要发生在两国财政之间。


三、“百日计划”仍有其合理内核


落实两国元首达成的共识,不仅包括大阪峰会共识、阿根廷峰会共识,也应该包括20174月海湖庄园“百日计划”共识。后者的要旨是“显著减少双边逆差,增加双边贸易总额”,这意味着平衡双边贸易的主要手段,是中国扩大从美国进口,而不是美国压缩从中国的出口。


一次性取消全部加征的2500亿美元商品关税存在困难,但总可以逐段切割。我们注意到近期越来越多的商品通过美国内听证会的方式从清单中删除,也注意到中方多次表述赴美采购意愿。通过进口国别结构的调整,实现贸易转移,可以部分满足美方诉求。这对中国经常项目收支格局不会构成影响,同时对于美国农业州的选票也有引导作用。


★★澳门赌博官网平台-澳门网上赌博官网注册-线上赌博官网登录-中国专业经济论坛

      <kbd id='IQ2QSp5tQ'></kbd><address id='IQ2QSp5tQ'><style id='IQ2QSp5tQ'></style></address><button id='IQ2QSp5tQ'></button>

              <kbd id='IQ2QSp5tQ'></kbd><address id='IQ2QSp5tQ'><style id='IQ2QSp5tQ'></style></address><button id='IQ2QSp5tQ'></button>